考研爷爷:58年前大学辍学78岁后第六次考研

囧科技 admin 评论

邹伟敏参加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。 (王超英 摄) 邹伟敏在家中进行考研复习。 邹伟敏在家中挑灯夜读。 2003年,62岁的邹伟敏走进高考考场,开始一段与众不同的“考试人生”。之后六年里他参加了五次高考,成为一名专科生,随后又如愿专升本成为一名

邹伟敏参加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。 (王超英 摄)

邹伟敏在家中进行考研复习。

邹伟敏在家中挑灯夜读。

2003年,62岁的邹伟敏走进高考考场,开始一段与众不同的“考试人生”。之后六年里他参加了五次高考,成为一名专科生,随后又如愿专升本成为一名本科生。不久前,他带着自己的“梦想”参加了第六次硕士研究生考试,带着“希望”继续前行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。

谈及自己这段不同寻常的经历,邹伟敏很是豁达,“好像人生应该经历的事,我都没有经历,如娶妻生子等,但我经历的人生也是很多人没有经历过的。”谈到自己的年龄,邹伟敏说,既然社会没有抛弃他、埋没他,无论年纪多大,他都不应该自己先淘汰自己。这位励志的“考研爷爷”近日接受了本报全媒体记者专访。

不久前,78岁的邹伟敏走进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的嘉兴学院考点,参加了他的第六次研究生考试。今年,他报考了苏州大学机械工程专业。“我估计今年的成绩会比去年好一些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考上了,如果没有考上也没关系,明年重新来过就好了。”

与考场上其他年轻的身影相比,邹伟敏年迈的身影在其中尤为显眼,引来了不少同学的注视。

“还能追梦就是幸福”

“我考的这个专业,严格来说还是跨专业、跨地区、跨学校的,所以要考取也不是那么容易。”邹伟敏说,2017年他考了210分,到了2018年这一次,他有信心三门公共课就能到200分以上。

他介绍说,他报考苏州大学机械工程专业,主要是因为这个专业的上线分数相对较低,2016年的录取分数在270分左右,到了2017年,由于数学比较难,所以录取分数线就到了260分。“今年的数学没有去年难,我估计录取分数线在270分左右,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他告诉记者,专业课是理论力学,对于他来讲也并不算陌生。早在2003年,他考入上海医疗器械高等专科学校的进修生时,在学校里也学习了机械和电气,“当时理论力学是有学过的,所以我对物理学还是有些兴趣的。”

谈到自己的生活情况,邹伟敏的声音明显低沉下来,他告诉记者,他每个月能够拿到800元左右的低保,“吃饭自己煮一煮也够了,保障有最低生活,我这个人对物质生活要求并不高。”

他回忆说,之前在嘉兴学院读书的时候,自己会到食堂点一个1元的菜,然后加0.5元的饭,吃一顿饭1.5元就够了。“可能别人看起来是有些寒酸的,别人说,你怎么吃饭这么省啊?”对此他解释说,他实际上在备考的时候,会刻意不吃得太多太好,怕引起肠胃的负担,“那样脑子就不好用了。”而在平时,他说,虽说生活会清苦一些,但是也足够自己生活了。

1941年11月,邹伟敏出生于浙江海宁市硖石镇。“我父母就是在百货店里做生意的,知识有一点,但谈不上是知识分子。”邹伟敏回忆说,父母对于自己的教育还是非常重视的,他一直从小学上到了高中。

到了1960年,邹伟敏还曾考上了杭州师范学院物理系。但是后来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辍学了。

“那时其实是最好的学习时光,我现在再学习,状态和那时相比肯定要大打折扣的。”邹伟敏说,毕竟那时自己才20岁,加上自己努力学习,情况肯定会好得多。“但是也没有办法,还好我现在还在追梦,这就是我的幸福了。”

婚姻不愿随便“迁就”

“辍学后,我也干过许多的工作,当过售货员、仓库管理员,还做过代课老师。”邹伟敏说,实际上这些工作都是临时性的,他举例说,比如做代课老师,都是其他老师休病假、产假的时候,“课堂没有老师是不行的,所以我当时就去代课了”,但是等到他们休完假回来了,邹伟敏这份临时工作就没有了。“这些都是历史造成的,现在也说不清楚。但是总得往前看。”

邹伟敏至今始终独身一人,没有娶妻生子。“当时没有条件,而自己也不愿意委曲求全。”他解释说,自己还是个有“坏脾气”的人,对于婚姻大事也不是愿意随便就迁就一下的。

虽然他自己对生活的要求并不是特别高,但同样地,也不会因为条件的限制,就降低自己对婚姻的要求。“我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。”他说,如果因为“迁就”结了婚,这样的婚姻也会不大幸福。

所以,至今邹伟敏仍然独自生活在海宁市一个弄堂的拆迁房里。约30平方米大小的套间,外面是书桌和灶台,房间内除了一壶色拉油、一个保温瓶、一摞堆得高高的书外,只有一些破旧的杂物。

冬天的夜晚很冷,邹伟敏穿着厚厚的毛衣、戴着绒线的帽子,在唯一的一盏台灯前,不断地哈气取暖,手中还握着一支用于计算的钢笔。由于房间很冷,他的脸冻得有些发红,脸上的老人斑似乎都泛着红色。

“我还是很喜欢物理,所以就会让自己多读一些物理方面的书。”邹伟敏说,如今他已经开始接触博士生才需要学习的专业书,想让自己能多学点就多学点。

高考五次终上大学

在国家取消高考年龄限制后的2003年,当时62岁的邹伟敏参加了人生的第二次高考,从此踏上了为期6年的5次漫漫高考路,直到2008年,他才重新跨入大学校门,成为一名专科生。

2003年,邹伟敏以317分的高考总分上线,被上海医疗器械高等专科学校录取为进修生。

“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,因为年纪大了,很多知识都忘掉了许多。”邹伟敏回忆说,其实当时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至于到底能不能考上,“顺其自然”就好了。

2004年和2005年,他分别考了381分和350分,仍然没有达到上海医械高专的正式录取线,而2006年高考他又因错过报名时间未能参加。

在2006年拿到上海医疗器械专科学校的进修生结业证书后,邹伟敏仍在继续他的高考之路:2007年,屡屡失败的他心有不甘地报考了文科,虽然考了408分的成绩却未能如愿。

到了2008年,他终于以399分的成绩被嘉兴南洋职业技术学院管理系报关与国际货运专业录取。

“其实我还是更喜欢理科,用别人的话讲,就是逻辑思维要稍微强一些。”邹伟敏说,当时他考取大专之后,打算在学校内再调剂到理科专业去学习。

一路走来,与年轻人相比,当时已经到了花甲之年的邹伟敏需要付出更多的体力和时间。

“为了早日能够上大学,我每天早上7点起床,晚上点着蜡烛读书。我在那几年的高考复习中一直为自己加油打气,每天都对自己说‘我能行的’,这种自信是一天一天积累下来的。而我在正式成为一名大专生后心中还是遗憾,没有大学本科的学历证书,于是我又给自己设定了更高的目标:专升本。”

听着英语磁带入睡

“现在来看,考学的这条路走起来坎坎坷坷、坑坑洼洼,但还是走下来了。”邹伟敏感慨道。

阻挡他“专升本”的第一个“拦路虎”就是英语三级考试。“我当时打算硬着头皮攻克这道难关。”他告诉记者,他当时把部分历年英语三级考试听力试题录在一个破旧的录音机上,一遍又一遍地听。

于是,他也记不清有多少个晚上,自己是伴着听力磁带入睡的。“终于在经历4次考试后,以65分的成绩获得了在别人看来很容易、对我来说却很难的英语三级证书。”

2012年,邹伟敏以71岁高龄通过专升本,被嘉兴学院生物与化学工程学院的环境工程专业录取。

同一年里,他还“顺便”通过了报关员资格考试。“当年考取这个报关员还是不容易的。”他回忆说,当时这个报关员资格考试主要针对外贸企业的报关员,而在前一年的第一次尝试,他以6分之差未获通过。

于是,不服输的邹伟敏参加了2012年的报关员考试,但没有预料到的是从那年开始,报关员考试都要用电脑进行机考,“我对于电脑可是一窍不通。” 在专心复习报关知识备考的同时,邹伟敏还虚心向自己“孙子辈”的同学请教,学习电脑应用技术。

邹伟敏已经78岁,在世人的眼中,他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人,甚至看起来有些凄苦——没有亲人,没有娶妻生子,没有在他这个年纪应该享受到的天伦之乐;甚至连生活都只能靠当地的低保。

然而,在邹伟敏眼中,这种生活并没有成为追寻自己人生“高度”的阻碍,而是坦然看待别人眼中的自己。“如果停止读书,心里会感到空虚。人总要有志向,有追求,活到老学到老。”

正如他所说的,有的人会活得平平淡淡,有的人也会经历大起大落,但那些都是别人的人生。而他自己的人生,他更愿意自己去把握和追寻,“我经历的人生,也不是别人经历的”。

他将自己经历的不一样的人生,当作是“发光点”“兴奋点”,不断地去追寻。

“你知道《世说新语》里的周处吗?我就像周处一样。‘古人贵朝闻夕死’,哪怕是早晨明白了圣贤之道,晚上就死去也甘心。而我所追寻的,也是这样一种无悔的经历。”

其实,很难说有许多人能够真正找寻到自己想要去完成的“人生”,能够真正认识到自己人生的“高度”在哪里,也许在匆匆忙忙、庸庸碌碌之中,不经意间就过完了这一生。

而邹伟敏则活得更加“明白”,也更加坦然,他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追寻梦想,然后“顺其自然”就足够了。“每个人的人生高度不一样,我追寻的是自己的人生高度。”

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丹

图/受访者提供

终于,他在古稀之年创下了自己“考试人生”中的又一项纪录:以125分的成绩通过了全国报关员资格考试。

而在那一年,全国报关员资格考试的合格者中,杭州考区嘉兴考点考试合格的仅有61人,通过率约8.5%。

“有遗憾,也有希望”

“虽然这个报关员资格证到现在还都没有用过,但是,我想如果我到企业去搞些外贸方面的工作,自己还是能够生存的。”邹伟敏说,自己还在继续深造的过程中,而考研就是通往学术研究高峰的一条“光明大道”。所以,他还是要继续考研,之后还打算考博。

在忙碌准备考试之余,邹伟敏还是会到处走走散步,或者去到周围的矮山爬爬山,“我现在有一点静脉曲张,双脚踝因此肿胀发紫,鞋子被撑得很紧”,但如果长期坐在那里,邹伟敏的静脉就会“堵住”,反而问题会更严重。

“人家是脑梗、心梗,我是腿梗,一不留神就走不动了。”说完,邹伟敏还自嘲地笑了起来。

今年邹伟敏已经78岁,仍然在求学的道路上不断努力前行。“我现在是,有遗憾,也有希望。”他说,人生总会有低谷和高峰,不可能会是平平淡淡的。

“我会照着这条路走下去,多奋斗一点、多前进一点,达到自己人生的高度。”他解释说,每个人的人生高度是不同的,不能把自己的人生去与别人的人生进行比较,对于他来说,只要能够达到自己认可的人生高度就够了,那样他这辈子也就没有遗憾了。

“我经历的人生,可能会与别人的不同,有的人娶妻生子、有的人过着特别精彩或者平淡的生活,这些我都没有经历过,是很遗憾的。但是我经历的人生,也是很多人没有经历过的、接触到的,这是我自己的‘发光点’,也是‘兴奋点’。”邹伟敏说,现在回看自己的过往人生,似乎也没有大的遗憾了。

记者手记:

追寻人生的“高度”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